阳斗君画个圆圆的地球

今天想吃甜心包

花束 第一章(盾冬AU 服务生盾x兼职小哥冬)

主cp盾冬,副cp如果有的话大概会是锤基。标题源自back number的花束,虽说脑洞是因为这首歌而产生的但是其实前期都没啥关系...全篇节奏应该会比较慢,喜欢短篇的旁友不要跳坑!(肯定是HE的估计全篇都不会有什么虐点...




第一章




  "咚–"推开门的同时,门上挂的挂饰也响了。Bucky无论推开这门多少次都很想吐槽店主的品味,一家甜品店居然装饰的富丽堂皇,就像进了什么帝国的皇宫。然而在这么奢华的地方,门口却挂了一个看着像手缝的异常粗糙的锤子挂饰和一个牛角似的同样大小的铁质的小玩意。每次门一开,就会互相撞击发出"咚"类似的声音。这个东西和整个店简直格格不入,店主却一直没有摘。Bucky猜这可能是店主自己手缝的,或许是第一次做小东西,留作纪念一直没舍得摘下来。又一次打量一圈四周,感叹这家店主的极品,要不是玻璃柜里摆放的这些甜品一目了然,这真的不像是一个甜品店。


  不过这些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他来这家店打工只是想找个离家近点的兼职而已。走到柜台,拿出在自己工作服兜里放着的小本子,Bucky对比了一下今天外卖的单子。勾起唇满意地笑了笑,在小本子的这页底端打了个小小的对勾。把本子放入柜台的第二个抽屉里,Bucky今晚第三次环顾了一下整个店,意料之中地没发现那个身影。小小地舒了口气,他转身进了他的更衣室。这就是这家店另一个奇怪的地方了,居然每个员工都有自己独立的更衣室,一个个小小的屋子还配着结实且隔音很好的门。门外面挂着各自的名字,只有店主的更衣室上写着”店主”两个字。Bucky偷偷地瞧过店主的更衣室里面,惊讶地发现里面不只是比他的大一点点,差不多有他更衣室的六个。一个几乎从来不露面的店主还要什么更衣室?为什么不用这都快积灰的更衣室的地方扩大店面?Bucky实在是不理解这家店主。这倒是让他真的想有机会见见这个想法清奇的怪人。


  甩了甩脑袋,他换下了白底绿边的工服。系上自己灰衬衫的纽扣,穿上了最喜欢的休闲裤。Bucky对着门里悬挂的镜子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把它们往后扎了个短短的马尾。对着镜子盯了一会,想了想又把头发散下来。有些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再度把它们揉乱。Bucky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了。对着镜子尝试笑了笑,找了个最合适的嘴角的弧度。整了整衣领,定了定心神,他终于推开门走了出去。


  "在更衣室里待上三十多分钟,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藏了个情人在里面。"柜台收银员Wanda打趣地说。Wanda和Bucky是S大大三同班同学,两个人同学了两个月还是在店里打工遇见才说了第一句话。Bucky和这个从未交谈的同学一拍即合,很快就混熟起来。Wanda比Bucky大几个月,长得漂亮家里有钱成绩也好,在学校很受欢迎。他兼职是为了赚点闲钱,她就纯粹是体验生活了。Wanda懒懒地一只手拖着脑袋,一只手食指无聊地卷着自己的头发,有些戏谑地看着他。


  Bucky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Wanda再争辩什么。他只是对她耸耸肩,"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刚好在你进更衣室的前一秒。我见证了你在员工更衣室里待着不出来的全过程。"打了个哈欠,Wanda冲他眨了眨眼睛,"哪天把你藏在更衣室里的人带出来让大家都认识一下?"


  "..来客人了,记得算好账。"Bucky翻了个白眼,走上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二楼转角的楼梯从木地板一阶阶变成了大理石,天花板上的吊灯也从花束模样的散灯换成了一两米高的水晶吊灯。楼下红绿相间的地毯中间慢慢渐变到楼上变成了卡其色。小心地穿过一个个单独摆放的,像艺术品似的甜点,Bucky的脚步越来越慢。不远处的二楼柜台后的那个人已经十分清晰。亮金色的头发被规矩地剪成了短发,工服贴在他身上似的,显现出完美的身体线条。手里翻着放在柜台上的书,即使现在没有客人他也站的笔直。像是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停下的身影,他依然在低头读着手里的书。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乍一看便给人一种十分认真的感觉。Bucky深吸一口气,又向前走了一步。


  "Hey,Steve,好久不见。"Bucky扯了扯嘴角,却忘了刚刚才费尽心思想好的完美角度。金色的发顶猛地抬起,Bucky的眼里只剩下了那湛蓝的双眼。"啊,Bucky。确实是好久不见了。"轻轻冲着他笑了笑,柔软的金发在昏黄的小顶灯下发出淡淡的亮光。Bucky眼角抽了抽,有些后悔上来和他搭话,现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个...上次借的书我看完了,明天会给你带过来的。"搜遍了脑子里的句子,终于想起来了这么个事。Bucky不自在地轻轻用脚尖点了点地,憋着气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终究他还是吐出来那口气,低下头匆匆说了句明天见就立刻转身离开。Steve盯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想了想,也是才记起两个月前借给Bucky的书。微微笑着摇摇头,又翻开了刚刚还在看的书。一切就像Bucky从来没有上来过。店里的二楼依然听得见钟表的滴滴声和楼下不时传来的门口挂饰的碰击声。然而和比之前相比,却少了那像踩在落叶上似的翻书声。


——————————————————————




  Bucky和Wanda说了声再见就小跑着出了店门。稍稍一转角就是一个没有灯的小胡同,Bucky转进去之后停靠在了墙上。重重叹了口气,他沮丧到想打自己一拳。


  什么嘛,一个月没见的第一句话居然这么没有营养,这一点都不像James Barnes。明明今天是想好好地说,找他要电话号码的。来这里已经打工快五个月了,Steve也只是离开了大约一个月左右而已。三四个月的相处居然连电话号码都没有搞定,让Sam知道估计能被当成剩下所有大学时光的笑柄。不对,不止是电话号码,他甚至连Steve到底多大,在这里是兼职还是全职都是旁敲侧击地从Wanda那里问到的。这么一想,他好像天天上班只是在送完外卖和他说上一句什么意义都没有的话,或者在店里什么电器坏了和他一起当苦力修个东西罢了。从内兜里拿出一个淡粉色的手帕,盯着右下角那个小小的花体字S看了一会又放了回去。懊恼地抓乱了本来就被夜风吹散的头发,Bucky真想大吼一声,吼出所有的烦心事。冷风吹得他有些发凉。竖起衬衫的领子,他慢慢地向与Sam合租的公寓走去。


  在门口踌躇了一会,他还是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不出意料地看见Sam正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无聊地换着频道。门口鹦鹉红鹰叫的几声Bucky提醒了Sam。他立刻坐直,眼睛盯着Bucky上下地扫视。Bucky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别看了,今天没成功。"


  "Hey伙计,不会吧!?都这么长时间了你居然还没搞到她的电话号码?"Sam惊讶地叫了起来,"从前天开始你就开始和我说你这次对她势在必得,昨晚还拉我去偷喝了点酒,今天居然还没成功?"站起来走到Bucky身边,绕着他走了一圈,Sam一只手环胸一只手托着下巴,沉思了几秒。"没道理不成功啊,你还是平时那副样子。头发里没有树叶,衬衫上没有污渍,眼睛里没有血丝。除了一如既往的黑眼圈外没什么减分项的James Barnes居然还会有人连电话号码都拒绝告诉?"


  "我没有被拒绝...我根本就没有说。"一只手捂住脸,声音有些颓废有些懊恼。Sam看着这样的Bucky大感惊奇。和这家伙从初中就认识了,还是第二次见他因为一个人这么犹豫不决。Sam一直都想见到情场受挫的Bucky。从小就被这家伙各种抢桃花,终于有一天有朵高岭之花难住了浪子,岂不是他等人翻身之时?然而当这一天真正到来时,预想的快感并没有如约而至。他此时此刻只觉得这种表情太不符合这个人了。有些无奈地拍了拍好兄弟的肩膀,Sam叹了口气。


  "唉,这事不急慢慢来。算我倒霉,这星期的衣服我..."


  “你说的。”Sam的话还没说完Bucky立刻抬起头。脸上的阴霾晴朗了许多,他赶紧进了自己的卧室。Sam的手还僵持着拍Bucky肩膀的样子,整个人都有些懵。听到Bucky关门的声音后只想仰天长啸,又被耍了!


——————————————————————


  第二天早上,Bucky是被Sam摇醒的。不情愿地半睁开眼,Bucky的脑子还是一片混沌的。


  "怎么了...你那只笨鸟饿死了?"声音有些沙哑,Bucky还在半梦半醒的状态。


  "你要是不起来绝对会后悔的。"Sam一副立了功的嘚瑟表情,神神秘秘地从兜里拿出一张蓝色的软纸卡片在Bucky眼前晃了晃,"刚刚想洗衣服时在你昨天的裤兜发现的。要不要感谢我洗衣服前还检查了一下兜里有没有东西?"


  Bucky睁开半只眼瞥了一眼,看清是什么东西后立刻坐直身体,吓得Sam后退了一步。他惊喜又不敢相信地再次仔细看了看卡片上清秀又刚劲的字迹。


        "Steve Rogers:646-xxx-xxxx"

 




---------------------




第一章没有什么锤基就不打tag了...

评论(2)

热度(34)

  1. 存文小仓库阳斗君画个圆圆的地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