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斗君画个圆圆的地球

今天想吃甜心包

终于找机会看完了the normal heart。看完了之后沉默了好久,心里一直堵堵的。演员不愧都是影帝影后级别的,把人物诠释得直到人心底。印象最深的两段,一个是felix自暴自弃,ned失去理智扔了所有为他准备的东西。ned从一开始为了朋友fight到后来只为了让felix好好活着,我挺震撼的。ned把头埋到felix膝盖里,痛哭着,felix把手放到nēd头上轻轻抚着。我想起了赎罪里的那对小情侣,只是求能够好好在一起却连这点都实现不了的有情人。马克叔和孔雀真的演的很好,他们就是ned和felix。
另一段就是女医生emma在向那个代表嘶吼了。emma从片头开始就在扮演着一个冷静的角色,但其实从言语中明显感受到这个人的热情。她没有像bruce或者其他人一样失去最亲爱的人,但是却奋斗的几乎比任何一个人都认真。在向代表歇斯底里的时候很难想象她是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医生。她奉献的很多,多到完全无法想象。可以说没有她就没有后面这些fighting。
关于felix这个人,一开始出场就惊艳到了我。从那么意气风发的人到后来只能在病床上顶着破烂不堪的身子奄奄一息,把艾滋的可怕摊开在所有人面前。在他告诉ned他患病的时候,我的反应和ned一样,狠狠的锤了一下附近的平面,低头默哭。或许ned也是为了同样的理由fight吧,这么多该好好和心爱的人享受余生的年轻人就这么不明所以的死去。像是albert,居然最后的结局是被强硬地塞进垃圾袋里和垃圾一样处理。如果不是bruce,这个可怜的年轻人的生命最后就结束在了脏臭的垃圾堆里无人问津。
片中一直在大起大落。本以为到了白宫已经有了希望,却又被现实狠狠打了一巴掌。they just don t like us. tommy在葬礼上给出的理由这时候不得不让人信服,这就是一个不受世人承认的群体。心里非常难受,即使这个群体不被接受,但他们的死活就因此微乎其微?
看完片子真的心里非常难受。其间哭了好几次但是车上大家都在睡觉只能捂着嘴抖出癫痫.....电影拍的很好,感兴趣的朋友建议去看一下。

包子为什么这么可爱!!!!!!!!!!!why are u sooooooooooooo cute sebyyyyyyyy!!!!!!!!!!!三分钟反应时间真是!!

花束 第二章 (盾冬AU 服务生盾x兼职小哥冬)

主cp盾冬,副cp就是锤基了。最近写什么都不好考试还超级多,更新慢废话多真是抱歉了。如果看的过程中影响到心情了麻烦立即点叉,提前抱歉。

-----


第二章




  哼着最近Sam推荐给他的新歌,Bucky心情甚好地推开了店门,走到Wanda的桌前轻轻地敲了两下。Wanda一抬头就看见了他灿烂的笑脸,有些不好的预感。不对,这不是平时的James。Wanda不禁挺直了背脊,也停下了卷头发的食指,“怎么了Bucky?”


  “谢谢昨天的纸条啦Wanda!”Bucky并没有注意到少女疑惑的表情,自顾自地说,“不过其实你要是要到的话昨天直接告诉我就好啦,要是我自己洗衣服肯定就错过了…”


  “等等等等,什么纸条?我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Wanda听得云里雾里,她的大脑飞速运转着想象由Bcuky这句话能推算出来的真正发生过的事情。误以为是她给他的纸条...肯定是什么重要的消息!Wanda一扫先前的懒散,立刻来了精神。“啊,没错,那张纸条啊。不用谢啦,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Bucky明显没有认真地在听Wanda讲话,不然也不会掉入陷阱。“我还没有问你,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他的号码?而且你居然能问到,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身子靠在柜台上,双腿随意地交叉到一起。Bucky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摆弄了几下,轻声笑着。


  Wanda心里已经有了两个答案,但并不确定是其中的哪一个。她决定赌一赌试试看,“弄到店长的号码可不容易,我可是拜托了Steve才拿到的。”加重了Steve这个名字,Wanda仔细观察着Bucky面部表情的变化。


  “等等,店长的号码?难道那个不是他的号码吗?”Bucky有些震惊,脸上的笑立刻被失望取而代之。看到Bucky的反应,Wanda开心地拍了下手,“果然你是得到Steve的号码了!”


  “啊?”一下子没有转过弯来,Bucky的脑子乱乱的。整理了一下思路,他一拍大腿,“所以那个纸条不是你给我的?!”


  “当然不是啊。我要是有什么事情给你说就好啦,干嘛还要浪费一张纸给你这种洗衣服从来不翻兜的人纸条。”Wanda耸耸肩,“难道不是你自己要来了之后塞到兜里的吗?”


  “我要是要来了电话号码怎么会随手放在兜里而不是第一时间存到手机里!如果不是你的话是谁给我的呢...”


  “Steve!”Wanda忽然叫了起来。Bucky好笑地摇摇头,“Steve怎么可能把他自己的电话号码放到我兜里,我还没有找他要。况且人家或许连我的全名都记不住,衣柜都找不到啊。”


  “我能记住你的全名。James Buchanan Barnes。Bucky。”身后忽然传来低沉浑厚的男声,Bucky原本松松垮垮的身子瞬间僵硬了。默默地重新站好,回过身来。看见的是一个认真地注视着他的人。

  

  那一刻,他想,我也知道你的全名。Steve∙I will still recognize you even if you turn to the ash∙Rogers。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


  大概是过了一段时间吧,三个人都没再说话。或许Wanda和Steve有再说些什么,但是至少Bucky没有再开口。他像失神了一样盯着Steve,脑子里一片空白。其实他那句不知道他名字也是半开玩笑的心态说出来的,毕竟Bucky从来都没有介绍过自己的全名给Steve。不过真的听他说出自己名字的那一瞬间,这个名字仿佛被授予了特殊的意义。Steve在和Wanda告别之后侧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对什么事情的期待。然而Bucky没有注意到他的告别,也错过了这一回眸。等他回过神来时Steve已经上二楼了,是Wanda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才让他找回自己的声音。


  “喂Bucky,你不会是讨厌Steve吧?你刚刚的眼神好像想把他吃了一样。你之前不是和他关系挺好的吗?发生什么事情了吗?”Wanda对从刚刚开始就一言不发的Bucky有些担心。然而Bucky脑子却只剩下了“你之前不是和他关系挺好的吗”,一下子往后退了一步。


  “啊?我和他关系真的很好吗?我们没有在一起!真的只是朋友!”Bucky有些语无伦次。说着还摆了摆手。不再多待,Bucky脚尖一转就向更衣室走去。留下身后一脸不明所以的Wanda。

  

  “我没有说你俩在一起了啊…话说原来你们俩是朋友吗…?”



----------------------



  送完最后一个单子,Bucky擦了一把头上的汗。送外卖这个工作真的是越来越不好干了,就连身上没有多余的零钱了找不开钱都会被别人骂半天还被威胁要投诉。心里默默叹一口气,表面上仍然展现出歉意的笑不断鞠躬。店里的甜点今天没昨天的甜,蛋糕上的花纹有些太简单,点的是冰冻甜点但是送过来就只剩下微凉,夹心的冰淇淋有些化掉了…这些七七八八的问题到最后都会被顾客归为外卖小哥的错。一开始还会想要解释一下,现在Bucky已经没有心情再重复同样的说词了。他干脆直接把这些全部揽到自己身上,反正那个从未谋面的老板也不会真的因为这些而扣他的工资。既然被骂一顿不会破财,那多被骂几句也是无所谓的。秉着这样的心态,Bucky每天的工作总体还是十分愉快的。


  有些摇头晃脑地骑着自行车回到店面,他发现门口停了一辆十分吸人眼球的加长版轿车。他对车没什么研究,但一看就能知道面前的这辆车肯定价值不菲。有些好奇地伸长一点脖子探探头,Bucky看见车上下来了一个身着深绿色西装的黑发男人。因为他是正对着门的,所以在他身后的Bucky没有看见他的脸。心底像是被一根狗尾草一直逗弄一样痒痒的,Bucky加快速度锁好车也进了店面。


  一进店门,他有些吃惊的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明明他才离开了三四个小时,整个店却像是重新装修了一遍一样焕然一新。本来已经有些积灰的地方全部被擦得干干净净,就连地板都亮的反光。只是他好像是晚了一步,先前进来的那人已不见了踪影,只有Wanda在柜台后一反常态地认真写着什么东西。


  Bucky快步走过去,连回来的路上被晚风吹乱的衣领都顾不得整理一下。他双手把住柜台桌子边缘,身子稍微向前倾了倾,“这里都发生什么了?”


  Wanda头也不抬地继续记着一些数字,时不时敲一敲计算器,“嘘,别在这闲着了,赶紧换上服务生的衣服装作干活的样子。”


  “为什…”


  “别问了,快,没时间解释了。”Wanda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语气加重了一些。Bucky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难得Wanda这么严肃,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松开手快步向换衣间走去,Bucky也不敢耽误时间。在接近自己换衣间几米处,Bucky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倒回去几步一瞧,常年敞开的店长更衣室的大门现在居然紧闭,里面还传来了悉悉索索的换衣声。Bucky心里一惊,刚刚见到的那个背影居然是店长!


  对于这个一直没有露过面的店长,Bucky对他唯一的了解就是这家古怪的甜点店了。刚刚从背影看这个店长大概是个十分削瘦的人,贴身的西装修饰着他修长的身形。拥有着这么一家奇特的店,想必这个人也不会是一个老套无趣的人。Bucky挪开了脚步再次快速走向自己的更衣室,关上门准备加快换好衣服出来与这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店长见见面。


  “Wanda,这个月的业绩整理好了吗?”淡淡的男声伴随着门锁清脆的声音传进了Bucky的耳朵。这明明是个问句,却有一种不容分说的强硬。仔细分辨着Wanda有些断断续续的声音,Bucky胡乱打完领子上的结,推开了屋门走到正厅,见到了声音的主人。面前的人侧着脸对着他,高挺的鼻梁光滑的前额,标准的欧洲人的长相。浅色的眼眸让Bucky没能分清究竟是蓝色还是绿色。店长的眼睛往Bucky这边瞥了一眼,大概是感受到身侧多了个人。当看到Bucky有些木木地站在那里时,他的眼中似是闪过惊喜,但飞快地收回了视线,还没等Bucky说话就转身向楼梯走去。即使是这短暂的一眼,也足够让Bucky顿一顿。当他快到楼梯口时,听见后面还是没有传来移动的脚步声,微微皱了皱眉头,嘴角却不受控制地向上扬。为了遮掩住自己这点小愉悦,他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Bucky说,“那边那个,这家店不养废人,还杵在那里干什么?”


  “…啊,对不起。”稍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在和他说话,Bucky挠挠头拿起柜台上的湿巾开始随意擦着面前的蝴蝶形状的小摆设。直到背后皮鞋上楼梯干净利落的声音渐渐消失,Bucky才放下了有些蒙灰的湿巾和Wanda说话,“店长一直都这个样子吗?”


  “算是吧...今天算是店长心情不好。你也是不走运,第一次见面就赶上他不高兴。”扔掉手中的圆珠笔,Wanda的手心有些出汗,“还好Thor提前发消息通知了我一下,要不然我们都惨啦。”


  “Thor…是谁?”


  “……”Wanda有些吃惊地看着Bucky,“不会吧,你来这个店这么久了,居然连Thor是谁都不知道?Loki不常出现在这里因为他平时是在Thor爸爸的公司里上班的,是被以什么顾问的名义请过去的,但是说白了现在就像一个总经理一样,全公司大事小事什么的他都会管一管…哎呀扯远了。总之Thor明面上是Loki同事,暗底下大家都知道他喜欢Loki。这都好几年的事情啦,说来话长…”说着说着停住,Wanda看着Bucky懵懂的眼神,有些噎住。“你别告诉我…你连Loki是谁都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吗?”


  这下Wanda是真的无言以对了。“那你总知道…Asgard公司吧?”


  “这个我还是知道的!那个很有名的医药品公司吧,我们这里对面那家药房不就一直在买他家的药嘛。”


  “…你说的那个是Melmac家的。”


  “那就是那个发明高科技的公司,我昨天还在网上看见了他们家新出的一款智能机的广告。”


  “不…那个是Stark公司。Asgard是个超级有名的汽车品牌…你看见门口停着的那辆轿车了吗?那个就是去年Loki过生日Thor送他的生日礼物,Asgard限量版的L7系列A款银色,一共只生产了两辆。价钱比这家店还要贵,估计我们这种穷人不吃不喝攒钱一辈子也只够一个零头。”Wanda对天翻了个白眼,无奈地向Bucky解释,“Loki就是刚刚的店长,Thor估计一会会过来,毕竟Loki现在在这里,Steve也回来了。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记住这些脸和人名吧,不然下次人家进来了你过去说一声欢迎光临就很尴尬了,好歹他也算这家店的半个股东。”


  “Loki…嗯。”Bucky小声嘟囔了一下,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只是他还是没看见店长大人的正脸,所以也不好判断是不是之前见过这个人。黑色的半长卷发,身材精瘦,脾气有些古怪,眼眸颜色很淡…越想越熟悉。然而在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慢慢浮到脑海中时,门口挂饰的敲击声打断了他的浮想翩翩。猛地一抬头,他倒是把门口处的金发壮汉吓了一跳。虽然这位客人着装十分正式,白色的西装黑色的领带,称得上夸张的褶皱展现出来他完美的身材,但面部表情还是暴露了他是个随性的人-嘴有些微张,狭长的眼睛此时睁开,露出天蓝色的眸子-好像有个人也有一双这样令人入迷的眼睛…


  “…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Bucky为自己今天的又一次走神感到有些尴尬。在心里打了自己一拳,脸上堆上完美的微笑,说出早就说过上千遍的服务语,却在还没说完时被Wanda打断。


  “Thor,Loki已经上楼了,大概现在在和Steve说话吧。”和对待Loki的样子完全不同,Wanda又恢复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Thor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面部表情,冲Wanda点点头笑了一下,迈开大步走上了楼梯。


  Bucky很不在状态。


  这是Wanda的结论。通常的Bucky不会这样的。如果换作平时的Bucky,肯定现在不会站在这里发呆,而是找个借口上楼多看几眼Steve,顺便了解了解店长打好关系。以他的聪明程度,应该在Thor没开口前就能猜出他是谁而灵活应对。仔细瞧瞧他现在的一身,衬衫的第三颗扣子没有扣好,领结打得也有些歪。不对。这个Bucky很不对劲。


  静静等着他自己张口说话,Wanda干脆放下工作,就双手托着下巴看着Bucky。几分钟后终于听到幽幽的一声叹气,“忘记把书带来还给他了…”



TBC


-----


感觉这次自己啥都没讲出来...还是没啥锤基就不打tag了

谢谢看到这里,比心

今天课上完后就一直在庆祝万圣节,真的全校人都像疯了一样...先是篝火晚会再是trick or treat(我这个年龄居然还能玩哈哈哈),现在舞池里已经挤满了...英文歌西班牙歌简直换着放,DJ是个蛮帅的小哥。坐在寝室里都能听的好清楚,我已经不自觉地在抖腿了XD

上面那些就是想说,今天我又啥都没写....(

昨晚大半夜的睡不着觉就摸着黑摸了个鱼.....是Bucky健身时的故事x动作是看到一张存到手机里的图片想到的,有参考。打开美队2找到洗脑那一段确认了一下金属臂衔接的位置不小心又把自己虐到了......

花束 第一章(盾冬AU 服务生盾x兼职小哥冬)

主cp盾冬,副cp如果有的话大概会是锤基。标题源自back number的花束,虽说脑洞是因为这首歌而产生的但是其实前期都没啥关系...全篇节奏应该会比较慢,喜欢短篇的旁友不要跳坑!(肯定是HE的估计全篇都不会有什么虐点...




第一章




  "咚–"推开门的同时,门上挂的挂饰也响了。Bucky无论推开这门多少次都很想吐槽店主的品味,一家甜品店居然装饰的富丽堂皇,就像进了什么帝国的皇宫。然而在这么奢华的地方,门口却挂了一个看着像手缝的异常粗糙的锤子挂饰和一个牛角似的同样大小的铁质的小玩意。每次门一开,就会互相撞击发出"咚"类似的声音。这个东西和整个店简直格格不入,店主却一直没有摘。Bucky猜这可能是店主自己手缝的,或许是第一次做小东西,留作纪念一直没舍得摘下来。又一次打量一圈四周,感叹这家店主的极品,要不是玻璃柜里摆放的这些甜品一目了然,这真的不像是一个甜品店。


  不过这些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他来这家店打工只是想找个离家近点的兼职而已。走到柜台,拿出在自己工作服兜里放着的小本子,Bucky对比了一下今天外卖的单子。勾起唇满意地笑了笑,在小本子的这页底端打了个小小的对勾。把本子放入柜台的第二个抽屉里,Bucky今晚第三次环顾了一下整个店,意料之中地没发现那个身影。小小地舒了口气,他转身进了他的更衣室。这就是这家店另一个奇怪的地方了,居然每个员工都有自己独立的更衣室,一个个小小的屋子还配着结实且隔音很好的门。门外面挂着各自的名字,只有店主的更衣室上写着”店主”两个字。Bucky偷偷地瞧过店主的更衣室里面,惊讶地发现里面不只是比他的大一点点,差不多有他更衣室的六个。一个几乎从来不露面的店主还要什么更衣室?为什么不用这都快积灰的更衣室的地方扩大店面?Bucky实在是不理解这家店主。这倒是让他真的想有机会见见这个想法清奇的怪人。


  甩了甩脑袋,他换下了白底绿边的工服。系上自己灰衬衫的纽扣,穿上了最喜欢的休闲裤。Bucky对着门里悬挂的镜子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把它们往后扎了个短短的马尾。对着镜子盯了一会,想了想又把头发散下来。有些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再度把它们揉乱。Bucky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了。对着镜子尝试笑了笑,找了个最合适的嘴角的弧度。整了整衣领,定了定心神,他终于推开门走了出去。


  "在更衣室里待上三十多分钟,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藏了个情人在里面。"柜台收银员Wanda打趣地说。Wanda和Bucky是S大大三同班同学,两个人同学了两个月还是在店里打工遇见才说了第一句话。Bucky和这个从未交谈的同学一拍即合,很快就混熟起来。Wanda比Bucky大几个月,长得漂亮家里有钱成绩也好,在学校很受欢迎。他兼职是为了赚点闲钱,她就纯粹是体验生活了。Wanda懒懒地一只手拖着脑袋,一只手食指无聊地卷着自己的头发,有些戏谑地看着他。


  Bucky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Wanda再争辩什么。他只是对她耸耸肩,"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刚好在你进更衣室的前一秒。我见证了你在员工更衣室里待着不出来的全过程。"打了个哈欠,Wanda冲他眨了眨眼睛,"哪天把你藏在更衣室里的人带出来让大家都认识一下?"


  "..来客人了,记得算好账。"Bucky翻了个白眼,走上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二楼转角的楼梯从木地板一阶阶变成了大理石,天花板上的吊灯也从花束模样的散灯换成了一两米高的水晶吊灯。楼下红绿相间的地毯中间慢慢渐变到楼上变成了卡其色。小心地穿过一个个单独摆放的,像艺术品似的甜点,Bucky的脚步越来越慢。不远处的二楼柜台后的那个人已经十分清晰。亮金色的头发被规矩地剪成了短发,工服贴在他身上似的,显现出完美的身体线条。手里翻着放在柜台上的书,即使现在没有客人他也站的笔直。像是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停下的身影,他依然在低头读着手里的书。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乍一看便给人一种十分认真的感觉。Bucky深吸一口气,又向前走了一步。


  "Hey,Steve,好久不见。"Bucky扯了扯嘴角,却忘了刚刚才费尽心思想好的完美角度。金色的发顶猛地抬起,Bucky的眼里只剩下了那湛蓝的双眼。"啊,Bucky。确实是好久不见了。"轻轻冲着他笑了笑,柔软的金发在昏黄的小顶灯下发出淡淡的亮光。Bucky眼角抽了抽,有些后悔上来和他搭话,现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个...上次借的书我看完了,明天会给你带过来的。"搜遍了脑子里的句子,终于想起来了这么个事。Bucky不自在地轻轻用脚尖点了点地,憋着气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终究他还是吐出来那口气,低下头匆匆说了句明天见就立刻转身离开。Steve盯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想了想,也是才记起两个月前借给Bucky的书。微微笑着摇摇头,又翻开了刚刚还在看的书。一切就像Bucky从来没有上来过。店里的二楼依然听得见钟表的滴滴声和楼下不时传来的门口挂饰的碰击声。然而和比之前相比,却少了那像踩在落叶上似的翻书声。


——————————————————————




  Bucky和Wanda说了声再见就小跑着出了店门。稍稍一转角就是一个没有灯的小胡同,Bucky转进去之后停靠在了墙上。重重叹了口气,他沮丧到想打自己一拳。


  什么嘛,一个月没见的第一句话居然这么没有营养,这一点都不像James Barnes。明明今天是想好好地说,找他要电话号码的。来这里已经打工快五个月了,Steve也只是离开了大约一个月左右而已。三四个月的相处居然连电话号码都没有搞定,让Sam知道估计能被当成剩下所有大学时光的笑柄。不对,不止是电话号码,他甚至连Steve到底多大,在这里是兼职还是全职都是旁敲侧击地从Wanda那里问到的。这么一想,他好像天天上班只是在送完外卖和他说上一句什么意义都没有的话,或者在店里什么电器坏了和他一起当苦力修个东西罢了。从内兜里拿出一个淡粉色的手帕,盯着右下角那个小小的花体字S看了一会又放了回去。懊恼地抓乱了本来就被夜风吹散的头发,Bucky真想大吼一声,吼出所有的烦心事。冷风吹得他有些发凉。竖起衬衫的领子,他慢慢地向与Sam合租的公寓走去。


  在门口踌躇了一会,他还是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不出意料地看见Sam正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无聊地换着频道。门口鹦鹉红鹰叫的几声Bucky提醒了Sam。他立刻坐直,眼睛盯着Bucky上下地扫视。Bucky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别看了,今天没成功。"


  "Hey伙计,不会吧!?都这么长时间了你居然还没搞到她的电话号码?"Sam惊讶地叫了起来,"从前天开始你就开始和我说你这次对她势在必得,昨晚还拉我去偷喝了点酒,今天居然还没成功?"站起来走到Bucky身边,绕着他走了一圈,Sam一只手环胸一只手托着下巴,沉思了几秒。"没道理不成功啊,你还是平时那副样子。头发里没有树叶,衬衫上没有污渍,眼睛里没有血丝。除了一如既往的黑眼圈外没什么减分项的James Barnes居然还会有人连电话号码都拒绝告诉?"


  "我没有被拒绝...我根本就没有说。"一只手捂住脸,声音有些颓废有些懊恼。Sam看着这样的Bucky大感惊奇。和这家伙从初中就认识了,还是第二次见他因为一个人这么犹豫不决。Sam一直都想见到情场受挫的Bucky。从小就被这家伙各种抢桃花,终于有一天有朵高岭之花难住了浪子,岂不是他等人翻身之时?然而当这一天真正到来时,预想的快感并没有如约而至。他此时此刻只觉得这种表情太不符合这个人了。有些无奈地拍了拍好兄弟的肩膀,Sam叹了口气。


  "唉,这事不急慢慢来。算我倒霉,这星期的衣服我..."


  “你说的。”Sam的话还没说完Bucky立刻抬起头。脸上的阴霾晴朗了许多,他赶紧进了自己的卧室。Sam的手还僵持着拍Bucky肩膀的样子,整个人都有些懵。听到Bucky关门的声音后只想仰天长啸,又被耍了!


——————————————————————


  第二天早上,Bucky是被Sam摇醒的。不情愿地半睁开眼,Bucky的脑子还是一片混沌的。


  "怎么了...你那只笨鸟饿死了?"声音有些沙哑,Bucky还在半梦半醒的状态。


  "你要是不起来绝对会后悔的。"Sam一副立了功的嘚瑟表情,神神秘秘地从兜里拿出一张蓝色的软纸卡片在Bucky眼前晃了晃,"刚刚想洗衣服时在你昨天的裤兜发现的。要不要感谢我洗衣服前还检查了一下兜里有没有东西?"


  Bucky睁开半只眼瞥了一眼,看清是什么东西后立刻坐直身体,吓得Sam后退了一步。他惊喜又不敢相信地再次仔细看了看卡片上清秀又刚劲的字迹。


        "Steve Rogers:646-xxx-xxxx"

 




---------------------




第一章没有什么锤基就不打tag了...

终于狠了狠心把魔界契约看完了。剧情特效BGM什么的就不用说了...到最后也没看出来为什么这是一部恐怖片...切丝和男主的那个吻也好谜...能撑下九十七分钟我也觉得我挺厉害的...不过在里面找到很多包子的GIF图的出处和一些之前看过的剪辑的素材还是挺开心的。看电影的时候心里想头一次这么不想让一个反派受苦,但是又仔细想想,列王传里的小王子对于国王他们和整个剧的走向来说是反派,美队2里Bucky是九头蛇的人还一直在执行任务也算是反派。所以我并不是第一次啊???为什么每次包子演的反派受苦都会觉得好心疼...不唠叨了,去再看一遍雪国列车冷静冷静。想当时第一次看柯总自述当时杀死埃德加妈妈那个事件的那一段的时候我还哭了...尤其是听到当时柯总的哭腔...】

脑子里有很多梗想写想画...画了好多草稿梗也写了上万字了就是没有足够的能力写成能让人觉得很舒服的文字画成比较惊艳的画...没有板子的我要成废人了...感觉好久没有打中文想说什么话都没有逻辑了...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那种有了孩子养不起的感觉:(

再次看到了贱贱和黑皇后的对话,忽然之间起了个这样的脑洞。两个戴面具的人画起来真的好草率【^q^】源梗自死侍中和黑皇后的对话】